返回列表頁

  • 晚上和太太用完藥石才回媽家,一進門,客廳裡滿滿的人,或坐或站,談笑風生。

    母親坐在沙發上,大聲問著我怎麼這麼晚才回來,關心吃飯了沒。跟他說吃過了,就趕緊進去換了衣服出來,坐在他的沙發扶手上,跟他撒嬌。

    看到他穿著一件紅藍花色的新衣服,跟平常大不一樣,一看就知道是印尼的服裝,找到話題跟他撒嬌。

    「你穿這件衫足水喔!是啥人甲你買ㄟ?」

    Sely伊媽媽買ㄟ!」

    「伊對你价恁好喔!阮攏沒ㄋㄟ?有好穿嘸?」

    「有咧!真好穿ㄋㄟ!」

    母親跟印傭的關係,比我們家人還親。以前跟他單獨住過的親人,到後來跟他們的關係都不好,印傭Sely不但勤快、乖巧,台灣話學得快,而且很善體人意。

    起初,母親曾對他有微詞,我覺得他說的話與事實不符,就跟Sely求證,發現母親刻意在偽裝。他們倆單獨相處時,母親其實很快樂,卻故意在我們面前裝做她跟外傭不是很快樂,感覺她是想讓我們多回來看看他。

    一年半下來,母親跟印傭終於如魚得水,不再有任何微詞了。上個月Sely 回去探親,他還一直念說怎麼回去那麼久。

    Sely跟她熟了之後,她雖然比較快樂,但感覺她身體變差了。母親明顯變懶了,動作遲緩了,腳掌的痛風出現了。是老化嗎?

    沒有想蘊,沒有好壞的判斷,每次回家就巴著母親打坐、經行,動動身體。

    今天晚上趁她到陽台送小孫子,跟她撒嬌說要做完200下踮腳尖的活動才能休息。她想落跑,我就巴著他,又唱又跳,她一高興,就一直做到累了,才說要休息。

    真的很感恩,如果不是師的法,母子間的關係不可能這麼自在圓融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我的家庭

       

上一篇:接天接地接上好人緣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買菜達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