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今天三姐與明祝有約一起吃中餐,主要是明祝贊助羅騰園。這時利用時間請明祝談談週三靜坐課可以改進的地方,提到可以再留多一些時間彼此可以討論提問。這一點自己也有注意到,課程進行要有空間,不要太滿。

    發現今天跟姊姊說話的語氣多了些尊重,且少了過往的說話衝動,發現與家人說話,以往容易很直接的反應,而今姊姊的出現,似乎在出考題,看看自己修行功力有沒有進步一點點。

    姊姊背了一個小提琴說要送給一位教授,這小提琴是善心人士送給《羅騰園》,姊姊覺得音色不錯,轉送給需要的人,當下觸到姊姊的熱情與心量,她,在年輕有機會接觸基督教,認識神父,認識了《羅騰園》,這些傳教士回去他們的國家,姊姊嘸咁就獨自扛起《羅騰園》,迄今已近20年,一路走來備嘗艱辛,光是一個月的費用需要三四十萬,沒有政府補助,純是要讓更多躲在陰暗處見不到陽光的人能夠勇敢走出來,屢次開辦社區課程,免費上課還發給零用錢。於是很多家長願意帶著智障朋友走出家門,認識這世界。

    這樣的願力讓姊姊走上街頭拉小提琴募款,但姊姊分享最感恩的是親教師,當時親教師跟他說:錢四腳人兩腳,錢是永遠追不到的,要多接觸有陽光的人就會有能量。

    同時《聖脈》的日記提供給我一個很好的方向,因為要有交待,於是試著寫院生之間的觸境,也學會去多觀察,在觀察中看到每位院生的潛力,另試著提供一個舞台給他們發揮。《羅騰園》不像是機構,而更像一個大家庭,讓院生之間懂得遵守規矩,也互相幫忙。有唐氏症的阿美,喜歡在大眾面前獻寶,雙腳可以柔軟的打直,就像瑜珈伸展四肢,有客人來,主動奉茶,在她的眼中似乎沒有別人,只有看到想對你好的熱情....

    從沒有想過寫日記也可以募款,光是日記就募了三百多萬的一棟房子,很多記者都會問我說,月惠妳怎麼會用觸境練習,還會有心得總結。一群很善良的記者,都願意報導並刊登《羅騰園》日記。其實這些都是《聖脈》的智慧財產權,要很感恩聖脈導師。

    聽著姊姊談這一些事情時,總覺得她有一份強大的毅力與感恩的心,她的勇氣來自這一群孩子給她的力量,她出入人群之中,也曾被好朋友投以鄙視的眼神,內心很難過,也有人主動投以關愛的眼神而感動,她在街頭不時鞠躬點頭,就是希望社會多關心弱勢者,堅持為弱勢者發聲。

    她是我學習的榜樣,而今這席話成了美麗的圖像,姊姊似乎是個美麗的天使,示現著無所求的愛。

    「我們是天上、人間的天使。都在傳達一個訊息,世間就是─無常、苦、無我。我們若在傳達這種訊息的時候,我們的身心會變空,所有的東西都會流過去。聽到聲音,聲音流過去,看到境界,境界流過去,它們不會佔去我們的心。因為我們心很清淨,我們是空,一切通透無礙。」

    「天使就像一個舞蹈者,他忘掉自己,他不是在表現他自己,他只是在傳達一種訊息。同樣的,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天使,都在傳達世間是苦、是無常、是無我的訊息。這樣我們才能夠涅槃寂靜,來迴向給世間的苦,用我們的無欲、無所求來迴向給這多欲、多苦的世間,這就是天使的體會。這樣的體會,就能讓所有的東西流過我們的身心,識能清淨、通透無礙,過濾掉所有的髒東西,隨時都能回到原點,回到當下。」

    看到師開示這一段,覺得生命更寬更廣了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生命教育

       

上一篇:沒有靜坐地圖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和清晨的水邂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