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每次讀許文龍的書,總有一股引力。當我還是個孩子時,喜歡搬著小板凳,坐在古厝的庭院裡,興奮地聽著長輩們談天說地,心中充滿對這世界的好奇。
    許文龍,就像自己的阿公,他的話平實自然,不講大道理,但卻深富哲理。
    政府的好壞,要看它能為人民帶來多大幸福
    國家越大越好,還事小而美比較好?是合起來比較好,還是分開比較好?
    許文龍住在新加坡時,曾開船到靠近印尼的公海釣魚,有一次釣很久,一艘海上警艇開過來對他說:「先生,我在這裡看顧你們很久了,我現在肚子餓了,要回去吃飯,你們可不可以開進內海一點,免得賊船來搶劫?」這 讓他覺得在這國家繳稅很值得。
    新加坡在他眼中,不是那麼民主的國家,但政府作為卻接近民主。反觀台灣,形式上很民主,但實施時,卻很接近愚民,很惡質,都把人民當憨人或壞人。

    看政治,要從人民的角度來看,要有人民史觀,一個政府的好壞,不在於它的組織型態和規模大小,而是看它能為人民帶來多大的幸福。我們的政府,這部機器太笨重了(整個中央和地方政府養了將近六十萬名公教人員,龐大的新水、加給、特別費、配車、配房子…,無論從機構的層級、人員的數量,或預算的支出各方面來看,這個政府都是一頭大怪獸)。
    最理想的政府要管越少越好,我給你自由,只要你不侵犯到第三者的自由就好,妨礙到別人的自由,這時政府就要出來處理。管的多,又管不好,不但無法替人民謀幸福,反而會帶來不幸,如:官僚、貪污、黑金、低效率、不公不義、環境問題一大堆,這樣看來,國家當然越小越好。他說:
    「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國家,過去的威尼斯、佛羅倫斯,現在的瑞士、新加坡,小而美的城市國家…。城市國家的特色就是看得到,隨時做隨時修正,效率高。莊子說,最理想的國家就是可以聽到鄰國的雞啼聲,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小單位,對自己負責,不妨礙別人!」
    這些話像極了親教師的開示,師說過,國家的存在是用來保障基本人權、主持正義。我們的教育,從小學就應該要教導什麼是尊重,讓每個人都有法治的觀念,「尊重別人是一種義務,被人尊重是一種權利」。當人民有了基本的民主素養和主體性的觀念,國家就不用太管了,相信每個人都會努力做自己的最真與最好。
    台灣,有善良的人民,有美麗的山水,只要主政者真的勤政愛人,處處以百姓的幸福著想,用歸零的心(摒棄僵化血統的大中華民族主義),認真來經營,相信一定可以讓台灣成為亮眼的「東方瑞士」,一個小而美的幸福國家。
    目前橫在眼前的仍是困難重重,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,諸如:回歸憲政體制、稅制公平、司法獨立、環境的永續經營、有土有根的教育與文化推展…,都需要一點一滴、一步一腳印地去耕耘。但,相信有志者事竟成,只要永保嚮往的心、喜樂的心,深信再艱難的路也有走到的一天。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
上一篇:做一領一說故事的人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這才像在唸大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