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週一早晨,自問「有師隨念嗎?」當下承認自己沒有,也感覺自己沒有,然而,這一兩天,還是找了很多機會向心裏的師說,我是為了收集資訊,了解世間的需求,把法的產品,用更入眾生心的方式,送到更多人手中。

    今晚,布薩法會前靜坐時,突然看到週日那晚觸境中,「我慢」、「我所」、「我要」跑出來的那一刻,也看到自己沒有截斷眾流、當下還原,所以,自以為「入流」地講了一個半小時的話,其實是沒有師隨念的「忘形」,難怪,那晚回家後,身心很疲累、混濁,原來,這就是「膨脹不良」之後的覺受啊。

    終於了解師說的:「用『我』是做不了事的。」用我,就會有對象,有要跟不要,過度用力。

    也更懂,為什麼師常提醒說,不要給別人太多時間。乍聽之下,好像是一種「小氣」,但其實,是「知量」。因為,時間一拉長,很難保證,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,都具有純正飽滿的師隨念,就算看到自己能量不澄澈了,也未必有馬上「停、轉」的力道。

    想到師開示過:「生命就是準備、生命就是待命。」真慚愧,看到自己花太多時間觸境、太少時間準備,不夠謙虛知量就是此刻最需要改進的問題。

    修行以後,看世間的角度,真的是180度大翻轉。

    小組布薩,感恩一賢擔任內身,來回互動中發現,我們真的需要別人來幫忙照見自己的盲點,因為,每個人的「我」,都是那麼地頑固,那麼容易目光如豆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道法自然

       

上一篇:讓生命更真更自由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下輩子別當台灣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