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瑜珈課後,跟朋友互動,她說,看到自己在一樣的問題上面輪迴,很懊惱,然後,看到自己又習慣性地逃避,就更批判、討厭自己了。另一位朋友建議她說,妳可以像一心一樣,開始寫日記、天天檢討,她回說:「可是,我沒有『師』啊!…完完全全相信一個人,很困難!」

    在修行的路上,很多人都期待碰到一個生命導師,但是,完完全全地坦露自己、接受對方的指導,卻總教人又期待又怕受傷害。

    朋友說,接納一個修行導師,有點偶像崇拜,也多少給人一種「宗教狂熱」的盲從感,自認為理性的人,是不可能這麼做的,也擔心,這個老師最終會讓她失望,所以,寧可相信一個無法挑剔的抽象存在。

    是啊,我們不會要求神的外貌、聲調、談吐,不會懷疑神的動機,但是,對於活生生的人,我們的要求就很多了!

    記得,剛親近師的時候,很不習慣師略略台灣國語的口音,好像在聽陳水扁總統說話。也因為自己對於人的身材、儀態很敏感,所以,會特別注意師有沒有亂動、表情有沒有莊嚴、柔軟…等等。

    在進一步連線、皈依後,就會在師的身上,投射很多自己的想像,比如說:我這樣做、這樣說,師才會欣賞我、愛我。後來才發現,我以為師會注重的那些東西,在師的眼裡,都是枝微末節的小事,師最在意的是,我懂不懂愛,相不相信「無條件」、「無所求」、「無對象」的愛,相信了,才有可能從「我」的執取中解脫,才是真自由。

    我想,很多人都誤解了「皈依」這樁事,以為「皈依」是一種藩籬,就像是變成「信仰狂熱者」,眼裡只有一種真理,很close-minded(心量狹窄)。皈依,其實是做自己的最真最美,願意多融入一雙眼睛,是open-minded(心量打開的)。

    皈依,也不只是open-minded,更是open-ended(結局開放)、可能性無限的,因為,打破人我隔閡、生命完全結合所激發出的能量,不可思議!

    就像談戀愛,如果不相信對方的愛,怎麼談?相信,是為了打開一個可能性,交流才有機會發生。當然,與師的法相印,是先決條件,或許,也需要奇妙的緣分吧。

    想到師的開示:「像是一個眼睛已經瞎了20年,第一次看見的感覺,像是耳朵聾了30年,第一次聽見的感覺,比起那沒瞎過、沒聾過的,哪一種感覺比較真實!

    我們內心所想像的指導師,跟真正的指導師,哪一個比較真?會不會因為想像而障礙了如實?會不會因為投射了自己的偏好、既存的認知而障礙了真實?我們內心倘有很多預設與想當然耳,所看到的,不會失真嗎?

    與師連線,是生命裡多了一雙眼睛,從此在乎身語意的加減乘除,在乎迴向更至純至性的真;師隨念,就是時時刻刻活出自己的最自然最流動;皈依師,就是讓自己的生命更真更自由,不再獨斷造作、失真失神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道法自然

       

上一篇:雲門舞集的「愛國者」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照見盲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