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《豆豆信箱》沒人接手,曾邀請丕德,惜他的注意力給女兒被老師批評的話尾攫去,非常不可意,親師槓上,現在對所有的老師都不願信任,很多的抗拒及不接受。秋如亦是。

    兩條掉入污水處理槽的魚,彼此互吐苦水,澆熄信心,以自己的偏見與傲慢對峙,內耗銷磨。決意辭掉豆豆信箱,不慰留;因為信不夠,捨,回歸念清淨。

    到學校和蕭惠玲女士碰面。遇秋如,他防衛性地告訴自己退出的理由,看到一個滿受想蘊束縛的焦躁靜不下來的身心,不能做主的身不由己的「表相」,是一種苦。但是又看到一個不願割捨的背景和另一個抗拒的影像。感覺看到三種不同的人格同時顯現,交映成趣。

    「回小朋友信件是需要有空間的,有餘才能分享喜樂。意願很重要,這事是不能勉強的。」

    對方很訝異自己沒有挽留她,說的更多。建議她可以打電話給我,有機會我可以帶她走山觀呼吸,再提出內心的問題。多次提醒後,她才停下衝動,靜了下來。

    惠玲談她的背景,被《中時》專訪…談到《中時》媒體被中共收買,不實報導很多,缺乏公信力,若以後要被訪問,要過濾媒體,不然反遭扭曲那就不妙了。

    她點頭。她是adidas的資深設計,大聯盟的球衣設計就是出自她的手,25年前赴美讀書,當時入境美國,入關時美方不承認R.O.C,她改成TAIWAN,對方就接受了。只有國民黨政府還在自欺欺人的欺騙台灣人民「我們是R.O.C」,人家外國根本不承認,看不懂。

    工作7年,沒想拿綠卡,陰錯陽差在回台前認識美國先生,才繼續工作結婚。公民宣誓時,發現國籍被寫成 P. R. C.,她很生氣的要移民署最高官員出面解釋為什麼?否則她就不宣誓入美國籍,美國不是一個最強調誠實與正義的國家嗎?後來移民署的辦事員道歉。真讚賞她的敢言與不卑不亢,她以身為台灣人為榮。

    很好奇她怎麼那麼有台灣意識?又為何會辭掉高薪與工作回台灣定居?她說要回台教育孩子什麼是倫理道德?回:華人的教育是教條,是拿著尺衡量別人有沒有做到的僞君子,我是這種教條下的產物。那是不能延續生命價值的!那真是挫敗。

    只要依照妳原先守護孩子還有夢想的真心與愛,妳做對的給他看,他就會了的哪種方式,就是倫理道德。

    談到她父親從不打罵的教育,出問題要開會。訝異有這樣開明的父親,談到她父親…白色恐怖…228…台灣近代史是個斷層—出自父親偶爾的回憶,感覺我們越來越聚焦,好像失散已久的手足,因為尋找斷層的台灣歷史而開始有了連結。

    原來她是為了傳承父親給她的使命,5年前回到台灣,開牛排店。記憶中父親(牙醫)一直對她非常好,所以她要回來陪父母走最後一段,並延續著父親未完的心願…。感覺這一切就像師說的,無所求的絕待,你好好對孩子,根本不用擔心,以後孩子是不是會好好對你。

    和她分享儀深教授和李筱峰教授的書,是台灣近代史最佳代言。

    多認識了一個愛台灣的人,一個對的人,讓自己內心感覺振奮,感覺著台灣到處都有有心人,自己要走出去一一做串連,為了自己及台灣的現在及未來。感覺台灣未來還是很有希望的。


    人籟萬千 / 社會觸角

       

上一篇:輪到我布薩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學法後的蛻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