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今天終於有時間看了柯文哲的演講。正如一止說的,柯醫師幽默有趣,笑點不斷,雖是很專業的領域,讓一般人也能聽懂。

    一開始,他就言簡意賅:「健保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,不是醫學問題!是錢的問題。沒有錢怎麼可以生病?!人工心臟有一顆120萬、150萬、350萬、450萬…,您只要口袋有500萬元,找對醫師,保證您不會因為心臟衰竭死掉!」

    怎麼看待生死呢?什麼叫做活著?片中有精彩的圖文解說。

    柯醫師說:醫生還是很特別的行業,當醫生比較好?還是去當市長?醫生每天都聽到實話,律師每天都聽到謊話!我在阿扁身上看到當醫生的價值,我到台北監獄看阿扁,阿扁看到我就要哭出來,典獄長從後面走進來,我第一次看到一個人可以在一秒鐘變成另一個人,我依據刑法第幾條要聘請柯醫師當我的醫生。阿扁到底有沒有病?我看他都生龍活虎、、。我後來才知道為什麼,因為他在別人面前是戴上面具的,可以他看到我的時候,我是醫生,他是病人,他的面具拿下來,他就快哭出來了!您想想,一個人願意讓一個男人的手深入另一個女人的身體,因為他是婦產科。醫師才有那個權利,進入另一個人的身體和靈魂。所以,醫生是個很特殊的行業!

    為什麼醫學倫理學很重要?我明白的告訴您,當門關起來的時候,加護病房裡面在做什麼,您都不知道!唯一只有您的良心。我講過,那個手術同意書都是騙人的,看您怎麼講啦,當醫生的人要很珍惜我是醫生,醫生還是個良心事業。

    陸續,我又看了他太太和他學生寫的文章,深受感動!

    【我調查出柯文哲的另一個秘密,是他以為自己是土地公,有求必應,別人的請求,尤其是病人的,他總難以拒絕,而答應人的事,他又一定要做到,結果是攬了一身事在身上,對請求者來說真是菩薩,但對他的團隊來說,則是「又來了!」,這時候,他經常只好「凹」部下們說:「幫我一下嘛,我答應人了。」】

    看到他對尹監委上的文化課程是「不責難補償制度」,從彈劾文就知道她的心態完全跟這個理念背道而馳。http://www.facebook.com/DoctorKoWJ

    我們的社會還不太會辨識不責難補償制度與罪責文化的不同。

    北歐國家實施醫療不責難補償制度,遇有不預期的醫療傷害,由國家某種機制代為賠償,除非是故意或重大疏失,也不責難個別醫師。但是醫療當事人必須接受調查,要全盤供出實情,由專家委員會依據事實真相進行根本原因分析(RCA, root cause analysis)改進系統、補正漏洞,防止憾事再次發生。不責難補償制度加上誠實檢討、確實改進,所以北歐國家有全世界最低的生產死亡率,原因在此。台大ECMO在世界上擁有領先地位,設立之初,也沒有長官給予人力、物力的大量挹注,竟然自行發展到世界級團隊。其秘訣在於逐案檢討,迄今超過1700例,每例都留有檢討報告。失敗的案例要找出失敗原因及改進方法,即使成功的案例,也要檢討是否有哪些可做得更好?透過誠實的檢討,不斷的改進,因而造就了世界級的醫療團隊。

    前陣子法醫兩界關於「醫療除罪化」的公聽會幾乎是各說各話,衛生署自己也屈服於「罪責文化」的思維而自動棄守。日本自2006年起,也開始大幅報導『醫療崩壞』種種現象,醫師不足、醫院關閉、急重症醫師集體退職、產婦無處求醫死在轉診救護車上。美國醫療糾紛眾多,賠償金額幾乎是天價,使得醫生趨吉避凶地選擇科別,防衛性醫療也成為慣例,造成美國醫療費用高漲。如此多的借鏡,衛生署不取鏡較好的免責文化,反而也跟著罪責文化起舞?衛生署不可能不知道醫師行為與公權力無關,沒有政治責任,衛生署行為才與公權力有關,需負行政責任。

    228、江國慶命案,沒有加害者,一定要找出加害者。這不是罪責文化,這是政治責任的文化!


    普世價值 / 世代正義

       

上一篇:一場歷史與音樂的饗宴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古蹟維護還是破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