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頁

  • 今天帶著沛雨到高雄美濃參觀「客家文物館」和「鍾理和紀念館」。本來在美濃鎮的大街上還看到很多觀光客在找用餐的地方,可是來到文物館和紀念館人卻寥寥無幾,有的爸媽本來帶著小朋友來參觀的,一聽小朋友不怎麼有興趣,就又轉身就走。車子後來繞到旗山鎮也一樣,原本期望能看到古意盎然、精雕細琢的老街建築,沒想到行人塞的滿街都是,大家在意的是買老街應景而賣的吃的喝的東西。感覺我們的國人對文化教育這一塊,還是沒有從小培養,也難怪大家對我們的土地認同很冷感,只關心吃喝玩樂。
    在鍾理和紀念館裡,我看到鍾理和當年因嚮往中國以及與同姓的鍾平妹相戀,不被父母認同,而離家到了中國東北,之後轉往北京。沒想到戰爭結束,本來就故意不講日本話,不去領日本人補給的他,卻被當作戰敗國的人民看待。回到台灣後,因為生病住院,躲過了二二八的劫難,但他的哥哥鍾浩東和好友多人都在二二八中犧牲了。
    由於他的一生都在貧病破敗中度過,所以他對低階層的小人物特別寄予同情。在他的筆下,描寫中國低層階級的辛酸和台灣客家農民的勞苦及堅毅,是那個時代很好的見證。可惜在這個「顧肚子」的時代,也很少人會去關心這位具有時代意義的文學家了。
    在那反共抗俄的時代,軍政府全民總動員,做什麼事都要來一句「殺
    朱拔毛,反攻大陸」,連喜帖都有!你不反共,那就是匪諜。今天換成你不媚共、投共,那就是恐共、就是分裂國土,就是不讓過去過去。
    1950年代台灣社會到處印發反共自衛總隊的工作手冊,要求愛國民眾互相監視、互相檢舉,以肅清「匪諜」。中共是「出賣民族的罪人」,蔣公是民族的救星,軍政府灌輸民眾這是唯一的政治信仰。
    後來,不反共了,反共失去了台灣價值,整台灣價值變成只「顧肚子」的牧牛牧羊,沒本事的逐水草而居,有本事的逐鹿中原。
    台灣人的文化給反共玷汙,現在又給媚共迷惑,台灣人顧佛祖的價值完全崩坍,人失去了做人的尊嚴,台灣人不懂公民價值,不懂保護國土環境,不懂開發綠能。面對外國人,台灣人想介紹人文史地的價值,可引以為榮的只剩下曾雅妮練過的高爾夫球場!


    國民精神 / 好國好民

       

上一篇:富貴不淫才做得自己的真   移至文章頂端  下一篇:做一領一說故事的人